• 搜羅全球藝術精品
 

【資訊】穿梭在四方50赫茲營造的聲音環境中,哈龍·米爾扎在中國探討“復制品”和“挪用”的意義

日期:2019/6/17 至 2019/6/17    
       


“哈龍·米爾扎:電之離調”展覽現場

南京。6月7日,英國當代藝術家哈龍·米爾扎(Haroon Mirza)的首個博物館級別展覽“哈龍·米爾扎:電之離調”(Haroon Mirza: Tones in the Keys of Electricity)在四方當代美術館開幕。展覽不僅展出了米爾扎以電流為工具創作的雕塑,例如《警報》(Siren,2012)、《大爆炸之后》(After the Big Bang,2014)等作品,還呈現了藝術家近期結合自身經歷,對“復制品”這一獨特現象在特殊語境下的思考。
藝術家哈龍·米爾扎

哈龍·米爾扎1977年出生于英國倫敦,他的創作關注聲音、電流和光之間的相互作用。“我與電一同工作。所以說如果我具有某種創作媒介的話,電就是我的創作媒介”,米爾扎在接受《藝術新聞/中文版》的專訪時說。2011年,米爾扎曾憑借《非國家館的前世今生》(The National Apavilion of Then and Now,2011)在第54屆威尼斯雙年展上獲得銀獅獎。《非國家館的前世今生》是一件通過光與聲的頻率變換來達到迷惑觀眾視覺、聽覺,最終獲得感知幻覺的裝置作品。“我通過對電進行編程來創作;我在不同的頻率上把電打開、關上”,米爾扎說。
《非國家館的前世今生》局部, 2011 

策展人王宗孚則告訴《藝術新聞/中文版》:“展廳里的用電都是50赫茲,這奠定了展覽的’基調’。地下一層的展廳用電雖然也是50赫茲,但它所發出的聲音被調整至另一個八度,因此兩層之間的’調性’是有跨度的。”而當觀眾進入二層展廳,則將進入一個幾乎完全寂靜的環境。三個展廳里截然不同的聲音環境就像音樂中的調性,當觀眾在其中穿梭,體驗就會像音樂中的“離調”一樣充滿偶然和變化。藝術家和策展人介紹,大家聽到的嗡嗡聲正是該展廳內的作品發出的電流聲。

與路易威登的“挪用”之戰 

本次展覽中,最引人關注的當屬關于“復制品”討論范疇的重要概念——“挪用”。時尚品牌路易威登在巴黎、悉尼、倫敦等地的櫥窗裝飾中使用了太陽能電池板、在太陽能電池板上旋轉的拾得物以及裸露的電線等視覺元素進行品牌的櫥窗裝飾。

LV櫥窗
LV櫥窗展示采用了在太陽能電池板及其相關元素進行櫥窗裝飾

因此,米爾扎在2018年創作了《挪用規則》(Rules of Appropriation)系列,在太陽能板上懸浮放置旋轉的路易威登“假貨”作為回應。然而正當藝術家籌備此次展覽期間,米爾扎又發現,現任路易威登男裝總監、Off-White創始人維吉爾·阿布拉赫(Virgil Abloh)日前在KALEIDOSCOPE MANIFESTO上展示的聲音雕塑似乎如出一轍地使用了自己標志性的幾何形狀的吸音棉。對于維吉爾·阿布拉赫最新的“挪用”行為,米爾扎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我并不是想要獨霸這個領域……這或許也是巧合,維吉爾·阿布拉赫恰好為路易威登工作。但是他的行為恰好向更深層次延伸了我們的對話,這種感覺有點像藝術家同時為這件作品注入新的內容。”
 
全新版本的《挪用規則》

除了在全新版本的《挪用規則》中,中國制造的太陽能電池板上懸浮著多個曾經與路易威登合作過的藝術家代表作的玩具,例如草間彌生的南瓜、杰夫·昆斯的氣球狗以及一個在中國網購而來的“路易威登”錢包。
《跟風狗》

作為對維吉爾·阿布拉赫的回應,米爾扎還創作了一組三件,由LED屏幕、玩具和實時網絡信息流組成的雕塑。在《跟風狗》(Biter,2019)、《(不)合法效法》((in)appropriate Appropriation,2019)和《菜鳥》(Toy,2019)中,三塊LED屏幕分別VPN的支持下,直播@kaleidscopemagazine、@thevinylfactory和@virgilabloh的instagram賬號頁面。同時,藝術家在LED屏幕上或以涂鴉的方式寫上了杜尚《泉》中“R.MUTT”的字樣,或者在LED屏幕挖空的地方放上杰夫·昆斯的氣球狗或者草間彌生的南瓜玩具,甚至還有日版的皮卡丘和美版戴著偵探帽的皮卡丘玩偶,用來比較來自日本的皮卡丘原型是如何被美國文化所影響的。考慮到在中國實施直播Instagram的技術問題,米爾扎說:“我覺得這件作品需要靠VPN來實施其實挺好的。這已經能說明很多了。”
展覽現場的山寨錢包,圖片來源:TANC
 
米爾扎還談到,在中國的展覽里探討自己與路易威登的糾紛所具有的微妙又特殊的意義。他說:“有意思的是,數據顯示,中國是生產最多仿冒(counterfeiting)路易威登產品的國家之一,而路易威登又是全世界最注重保護品牌版權、具有最嚴苛的版權使用條例的時尚品牌。與此同時,路易威登在中國的店鋪數量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多。因此如果我們從客觀角度來看的話,仿冒品實際上是一種很好的銷售策略。它實際刺激了市場銷售。”


哈龍·米爾扎在展廳墻面的即興涂鴉,圖片來源:TANC
 
作為對于“復制品”討論的一部分,哈龍·米爾扎這次在中國網購了幾十個“路易威登”的假錢包。在展覽開幕的前一天,他饒有興致地和策展人一起在這些“路易威登”的錢包上涂鴉繪畫。有些錢包上寫了“R.MUTT2019”,回應的是杜尚在《泉》上寫的“R.MUTT1917”的字樣;有的錢包上寫了讓·米歇爾·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著名的涂鴉標志“SAMO”,有些被涂抹上了版權符號“?”,甚至在展廳里,藝術家也在墻面上即興涂鴉,無一不從藝術史或商業的角度對自身遭遇幽默地戲謔一番。這些錢包在美術館入口處的“地攤”上由工作人員售賣。米爾扎說:“(我和維吉爾·阿布拉赫)已經進入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狀態。當我們討論這些議題,并將它們放置在當代的、全球的語境中時,(我們發現)東方的很多事情和西方都截然不同……我個人認為,對于西方、對于資本主義來說,他們其實可以從中國學到很多做事的方式。’復制品’是一個很有趣的模式。”

中文語境中獨特的“復制品”
《優化展亭》,2013

米爾扎在這次展覽中著重探討了“復制品”這一在中文語境內具有特殊含義的概念。王宗孚說:“(展覽選用’復制品’一詞),是因為它更能與中國本土觀眾的語境產生聯系。”米爾扎在2013年的作品《優化展亭》(Pavilion for Optimisation)和2017年的《9/11-11/9》的基礎上創作了《優化展亭——副本》(Copy of Pavilion for Optimisation)和《9/11-11/9——副本》(Copy of 9/11-11/9)。

米爾扎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我試圖將作品放置在全新的視角下觀看。我認為它們更像是’復制品’,而不是額外的版本。這兩個概念是很不一樣的。”有趣的是,即使米爾扎以英文接受采訪,但在談到“復制品”時,他卻沒有用英文的“copy”,而是用中文說了“復制品”這個詞。“‘復制品’對我來說更像是’擬像’(Simulacras)。原版在某種程度上已經不再重要,而是成為了可被分享的、開放的、等價的(資源)”,米爾扎說。
《9/11-11/9——副本》
 
位于地下一層展廳的《9/11-11/9——副本》是一件橫跨三個展示空間、集合了影像、聲音和LED燈帶的多媒介裝置作品。藝術家首先在2017年創作了這件作品。作品標題中的“9/11”指的是紐約在2011年9月11日遭遇襲擊的日期,而看似相對應的鏡像日期“11/9”則是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時期。《優化展亭——副本》同樣跨越了美術館的一層空間。觀眾在展廳里看到一個不斷向水桶里注水的花灑,但只有跟著裸露在外的電線,才能找到“展亭”的位置。
《優化展亭——副本》
 
王宗孚進而闡釋了展覽為何拋棄英文翻譯,選擇使用“復制品”這一中文名詞的另一層含義。“我們在展覽中使用了很多中國本土的材料和基建設施。與其讓我們從歐洲進口材料,確保一切符合歐洲標準,我們選擇使用當地的材料和設施,因為這樣搭建出來的作品和最初版本將非常不同。”談到在中國生產的“復制品”,難免讓人在某種程度上令人聯想到另一個更常見的描述:“山寨”。但隨著近年來包括哲學家韓炳哲(Byung-Chul Han)等學者對于這一現象的研究,中國的“山寨”,或者“復制品”已經不再單薄地作為“假貨”、“次品”等貶義詞的同義詞。王宗孚指出:“(在展覽中使用)’復制品’的概念并沒有貶義的含義。”在中國用地取材創作“副本”似乎更像是米爾扎進行的自我解構。“(副本)如何發展、如何向前,將會極大地影響作品本身,”米爾扎表示。

以電為媒介,聲音的“離調”
“哈龍·米爾扎:電之離調”展覽一層現場
 
“這場展覽在多個層面上都可以被看作是一種’構成’。它不僅是關于視覺經驗,而是關于聲音和聲音素材如何加入到視覺經驗中,以及展覽中的作品是如何相互支持,如何與展廳里已有的聲音相互支持的。”策展人王宗孚在接受采訪時說。在一層展廳展示的作品中,《大爆炸之后》(After the Big Bang,2014)是一件由顯示器和擴音器組成的雕塑。放置在擴音器上的顯示器里播放的是一幅瀑布奔騰的畫面,擴音器里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讓人誤以為是畫面中瀑布的流水聲。但事實上,擴音器里酷似水流的聲音只是擴音器里發出的白噪音,瀑布的畫面是藝術家對觀眾刻意的誤導。
《大爆炸之后》,圖片來源:TANC

“(一段素材)是音樂,還是聲音,這取決于你將它放置在怎樣的語境中......(聲音)對我來說,如果我覺得它是對的,那它就是對的。然后我運用這段素材開始創作,它甚至會讓我覺得感覺剛好......(但)這只是個人的體會;它只對于我來說是一段正確的聲音。對其他人來說,他們會問:‘為什么?’”米爾扎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
《警報》
 
離《大爆炸之后》不遠的《警報》中是一件由銅鈸、紫外線燈泡和收音機組成的雕塑。米爾扎利用電磁場效應,讓旋轉的燈泡控制收音機里”嗡嗡“的電流聲的聲音大小,與白噪音的“瀑布聲”、展廳里的“嗡嗡”聲,甚至人聲交疊在一起。
《光的作品》
 
由建筑師斯蒂文·霍爾(Steven Holl)設計的四方當代美術館的內部結構十分特別,空間內部并沒有筆直的墻面。作為對于建筑空間的回應,米爾扎在此次展覽中還用LED燈帶創作了一系列回應墻面角度的《光的作品》,主要展示在二層較為安靜的展廳中。有趣的是,即便在看似簡單的LED燈帶里也藏有米爾扎對于感官和錯覺的玩味。當觀眾用裸眼近距離觀看《光的作品》時,看到的是一個個清晰的LED燈泡組成的線條,但是如果觀眾用手機拍攝,鏡頭捕捉的極有可能是融為一體的光線,和裸眼的視覺記憶形成明顯的反差。
(文章來源于TANC
熱門推薦
換一換
幫助中心 | 配送與驗收 | 售后服務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藝術眼版權所有 © 2017 京ICP備170334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416號
新疆35选7什么时间开奖时间